红袖添香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天圣令(贰) > 第20章 兄弟重见

第20章 兄弟重见

崇政殿中,赵恒就叫人:“带了王继恩过来。”

昨夜他与刘娥其实是说了许多事的,而刘娥也提醒他:“一切事情只有面对,才能破障。我相信,一切会比三郎想象得更好。”

他心中苦笑,或许也只有在她的心里,才能够对一切想象得这么好。然而也就因为她是这样的人,所以她才能够披荆斩棘,一直走到今天。

而也就是因为她来了,给了他勇气。反正最危险的变故,也已经过去了;最坏的可能,他也想到过了,还有什么能够再威胁到他呢?就算他逃避,然而他能够一直不去处理这件事吗?

这些事情,他以前不是没有想到过,但是在刘娥入宫之前,他没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这样的事情。如今,他可以了。

王继恩很快地带进来了,也就一个月的时候,他苍老得很快,原来很雄壮的身子,也已经有些垮下来了,他见了赵恒身着龙袍,只笑了笑,跪下行礼:“老奴参见官家。”

赵恒凝视着他,问:“你行这礼,可是出于真心?”

王继恩就笑道:“成王败寇,夫复何言。”

赵恒立刻就问:“你若成事,是要以朕为寇吗?朕又有何错,令你如此深恨。你不过一个内官,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你欲以谁为王,谁在背后指使于你?”

王继恩不想他问得如此锐利,怔了一怔,反而哈哈一笑:“是老奴的错,一直以为三郎还是个当年的小儿,不想转眼间如此长大了,如今也有这样的心术与手段了。是老奴识人不足,该有此下场。”

赵恒却问:“朕问你的话,你还没说呢?你的行为出自何人?你休要说是楚王,朕与楚王一母同胞,他是不会对朕做出这样的事。为何你在朕立为太子之后,还要冒天下之大不韪行此叛逆之事,你假借楚王为名,背后到底还有谁的主使?”

王继恩收了笑容,肃手朝上一拱:“支使的人,自然就是大行皇帝了。”

赵恒大怒:“好生大胆,事到如今,你还一派胡言?”

王继恩却道:“是不是胡言,官家心里知道。事已至此,老奴何须妄言。官家,老奴这么做,是大逆不道,罪该万死。可官家若易位想想,老奴这么做,真的错了吗?”

赵恒冷笑:“这么说,你倒有理了?”

王继恩却索性坐到了地上去,躬着身子,长叹一声:“老奴生于战乱,父母早亡,改名寄养,又入宫为奴。一个阉奴,在你们心中,无非是端茶送水,奴颜卑膝,生死都如蝼蚁。可我,想活出另一种命来。”他忽然笑了,伸出三只手指:“我不是个好奴才,我这一生,背叛了三个主子,参与了三次改朝换代的宫变。”

赵恒脸色一变,喝道:“放肆。”

王继恩嘿嘿笑道:“我是后周世宗皇帝的奴才,可我却跟从了太祖皇帝,背叛了幼主。要是没有我在内宫通风报信,太祖皇帝哪能掐着点地在陈桥兵变?太祖皇帝驾崩的时候,宋皇后叫我去请四皇子,可我请来的却是大行皇帝。第三次,就是这一回。我成了两回,败了一回,天意,天意!”

赵恒不想一个阉人居然有这样狂妄至极的想法,甚至还敢一再做出这般谋逆之行,只觉得又是恼恨又是恐惧。身为皇帝,独居深宫,身边围着的俱是宫女阉人,若是身边的内侍都是王继恩这样的想法,那岂不是自己坐到了火山口上,思及至此,连喝斥的声音也不由地有些颤抖:“你一个奴才,狂妄之至,无耻之至!”

王继恩忽然收了笑容,盯着赵恒:“可我做错了吗?当日若不是太祖皇帝发动兵变,而任由妇人幼子执掌江山,那就是另一个刘承佑。这百年兵乱,何时能歇?当日太宗皇帝军功赫赫,若由宋皇后扶值四皇子继位,则大宋必生变乱,朝中分成两派厮杀。中原百年板荡,一统江山就在眼前,难道要看它就这样毁于一旦吗?”

赵恒反而平静了下来:“你不看好朕,你看好大皇兄,就是因为你觉得他比我更适合当皇帝?”

王继恩昂然道:“不错。官家,你扪心自问,若是当皇帝他是不是比你更适合?中原虽一统,但北有契丹,西有银夏、吐蕃,雍熙北伐失利,若是辽人再度南下,你当如何?楚王当如何?”

赵恒冷笑一声:“这么说,你三番两次叛主谋乱,倒是一心为民请命,毫无私欲了?”

王继恩却道:“我自然是有私欲的。在后周宫中,我只是个普通的宫奴。跟从太祖皇帝,却能随他上战场,南征北战,最终一统江山。虽然几次死里逃生,落这一身的伤,可我这一生,值了!跟从太宗皇帝,我能做一地藩镇,能够为一军主帅,平乱安邦。若是楚王继位,我还能亲率兵马,为他征伐契丹、银夏,再杀出一个万邦来朝,岂不痛快,哈哈哈哈!”他越说越是兴奋,竟是哈哈大笑起来。

旁边侍立的几个内侍,本是觉得这人做到内臣的顶尖位置,却还要谋乱,实是脑子有问题,可是听到他说到这番话来,竟也是不由的心神激荡。却都是纷纷低下头来,不敢让人看到。

却听得王继恩乃在道:“可惜啊可惜,我当时真应该直接先去南宫,劫了楚王出来,直接让胡旦下诏,李昌龄率百官跪拜。是我轻视了吕端,轻视了你。以为胜券在握,反而想做得周全妥贴,才至如今下场。”

赵恒听到这里,反而真正放下心来,甚至对于自己这一个月来的患得患失,也不禁内心自嘲,果然一切事情真正面对的时候,反而不如自己想象中的可怕。他摆了摆手,有些意兴阑珊起来:“却是朕高看了你了。虽然你一时投机,得了些权柄,却终究不过是个妄人罢了。往日你所谓的功劳,不过是雄鸡趁时而鸣,却见太阳出了,竟当太阳是自己唤出一般,竟因此而自鸣得意起来,当自己能够旋转日月一般。不过是蚍蜉撼树,可怜复可笑罢了。就算没有你,江山仍会一统,大宋仍会繁荣昌盛。一次两次投机,不代表能够永远投机成功。大宋能有今日,是太祖与先帝的圣明,是文武百官,万千将士用命换来的,与你何干?”他站了起来,向外走去,不再看王继恩一眼:“父皇挑中我为储君,文武大臣拥立我为皇帝,我自会向天下证明,给天下一个盛世太平。”

赵恒走出殿外,抬头看,此时已经日上正中,一片灿烂景色。

张怀德跟了出来,问他:“官家有何吩咐?”

赵恒就道:“去南宫。”

张怀德还未回过神来,这时候周怀政站在后面,就忙上前一步,道:“奴才侍候官家。”见赵恒不语,就道:“素日大行皇帝有什么东西送与大庶人,都是奴才跑腿的。”赵恒就点了点头,令他跟在一边。

周怀政这边跟着,这边又令小内侍快些跑到前头去准备。

宫门一重重地打开,走过一重又一重的庭院,赵恒终于站在了南宫之前,抬起头来,望着那桐荫深深,他轻叹了口气。

周怀政朗声道:“官家驾到,楚王接驾!”

赵恒顿足斥道:“放肆的奴才,哪个要你如此喧哗!”

自院中慌忙跑出来一个内侍跪下道:“奴才接驾!”

赵恒点了点头,道:“平身,大皇兄何在?”

那内侍忙答:“大庶人在里面,奴才服侍官家进去。”

赵恒点了点头,周怀政上前引导着赵恒走进回廊之中。

赵恒一边走着,一边问着楚王素日的起居,周怀政答得极是快捷流利,赵恒不由暗暗点头,知道他甚至是用心,就问:“大皇兄这里可是一向由你照应的?”

周怀政说道:“是,当日大庶人入南宫,先皇就指派了奴才专门负责大庶人的一应事情。”

赵恒一怔,站住了脚:“先皇——”想起太宗与楚王父子之间的种种恩怨,心中不胜感慨。先皇虽然废庶囚禁了楚王,可是却又将自己的近身侍从专门派来照应所有事宜,这种种关怀,却又是远胜于对其他诸兄弟。他低头想了一想,问道:“近年来可是有谁是常来看望大皇兄?”

周怀政就答:“这些年来,只有皇后、哦,奴才该死,如今应该是太后她老人家来看望过大庶人。”

赵恒怔了一怔,问道:“先皇不曾来过吗?”

周怀政答道:“不曾。”

赵恒再问:“也没有派人来过吗?”

周怀政脱口道:“只有……”顿了顿,就道:“就王继恩自蜀中回来以后,就来探望过大庶人。”

赵恒顿时起疑,低声问:“那王继恩是何时来的?他与大皇兄又说过些什么话?”

周怀政就道:“奴才那时候不在,后来听说,王继恩来的时候,要求与大庶人单独说话。大庶人说,事无不可对人言,王继恩就没敢再说,悄悄地走了。”

赵恒冷冷地问道:“此后再没来过吗?”

周怀政垂首道:“奴才敢拿性命担保,王公公此后再没来过。”

赵恒轻轻地吁了一口气,顿时觉得全身都轻松了,轻叹一声:“那是自然,朕是最知道他的。十年了,大皇兄,还是朕的大皇兄啊!”

紧闭了多年的南内宫门,被沉重地推开,那门似被锈住了,被推得“扎扎”作响,惊得里面的人个个神情紧张,不知所措。这扇门,从雍熙二年到今天,还是第一次被人打开。在此之前的整整十三年里,只不过是开一个小门送些必须品。

这十三年里,头几年的皇后李氏、近年来王继恩虽然也来过,但也只是与楚王隔窗说话,像今天这样宫门大开,还从未有过。里面不过是王妃李氏带着几名老内侍,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更没有想到赵恒会亲临这里,都吓得面面相觑,连跪下叩头请安都忘记了。

此时被废的楚王元佐,正是坐于炕上,缓缓地放下手中的书卷,欲要站起,却是一个踉跄,李氏忙扶住了他。

赵恒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一幕,他走得急切,叫得也是急切,人未至,声音已至:“大哥——”

他正在扶着案几低头看地,听到这一声唤,竟是僵住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如木偶般,僵硬地一寸寸抬起头来,赵恒都似乎能听到他脖子发出的喀喀之声。

兄弟两人四目相对,恍若重生。那一刻,他似乎不再是皇帝,而依旧是那个孺慕兄长的弱冠少年。而他,也似乎不是那个自囚多年的废人,而依旧是那个鲜衣怒马的天之骄子。

也就是那一刻的恍神,回过头来,两人竟是有咫尺天涯之感。

赵恒上前一步,赵元佐反而在赵恒上前一步的时候,本能站起地退后一步。

赵恒怔住,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没能出声。

十多年不见,赵元佐两鬓已经斑白,整张脸因为多年的囚禁而变得苍白瘦削而枯槁,早已远非昔年那英姿焕发如天人般的皇子了,他挣开赵恒的手,艰涩地道:“君臣分际,礼不可废。草民元佐,参见吾皇万岁!”他似是好久没有说过话了,语声暗哑难听。赵恒还未回醒过来,这边赵元佐已经是磕下头去。

赵恒似受到了惊吓,既恐慌,又受伤地退后一步,最终在袖中暗握了握拳头,上前搀住赵元佐,他的声音也是暗沉的:“大、大哥,我来接你了。”他用了好大的力气,才将赵元佐扶起来,硬按着他架到炕上去。但觉得他身上一股子寒意透骨,竟是叫人打个寒噤,当下定定心,就道:“我来接你出去,要为你恢复爵位,朝堂上还有许多事要大哥……”

他说到这里,赵元佐忽然咳嗽了起来,生生将他的话打断,直至咳嗽声慢慢停息,才垂下眼帘,淡淡地道:“元佐是待罪之身,已被废为庶人,不敢领受官家这一声大皇兄称呼。”

赵恒此时正在说到一半,就当场怔住了,只觉得一腔热望,被一盆冷水当头浇下,顿觉得手足冰冷。但见赵元佐的眼神冷淡而疏离,两人虽然相距得如此之近,却只觉得隔得极远极远。

赵元佐只觉得赵恒扶着他肩头的手不住颤抖,凝望着他的一双眼睛充满了委屈和不解,那一刻神情仍似极那十几年前在他怀中撒娇的小弟弟,心头一动,待要伸手去握住他的手,心中猛然一惊,暗道:“我这是怎么了,还当是十几年前吗?他如今是皇帝了,再不是我的小弟。”他的手在袖中颤动了一下,终于仍然垂下,转过头去,淡淡地道:“南内阴寒,不宜久呆。官家还是请回罢!”

赵恒只觉得一股子气涌上来堵在喉头上,踉跄着退了两步,两手在袖内紧握着双拳微微颤抖,脸色顿时变得惨白,想要说什么竟是不敢开口,甚至连站在那里,都觉得难堪,为自己难堪,也是为大哥难堪。只得勉强维持住皇帝的尊严,强笑道:“好,那朕先去了,改日再来看望大皇兄!”也不等李氏等跪下送驾,转身待要离去,却听得后头赵元佐冷冷地道:“此处不祥之地,非天子所宜到的地方,请官家以后不必再来了。”

这一句更如雪上加霜,赵恒顿觉得心头刺痛,他抚住心口,只觉得此处阴寒入骨,一刻也不愿意停留,疾步而出。

他却不知,他走后,赵元佐看着他的背影,长长叹息。

楚王妃见状不禁哽咽着:“王爷,你这是何苦。明明很挂念三弟,听说三弟被立太子,你高兴的很。方才你也很欢喜,可是为什么……”

赵元佐长叹:“已经不是十几年前了,他现在,不是我的弟弟,而是皇帝了。”我是被先皇所弃的废人,最好让世人都忘记我的存在才好,你如今是皇帝了,你还有无限的未来。过去的恩怨与你无关,所有的罪孽我一身承担。

赵元佐想拿起放在椅边的书继续看,双手却颤抖不休,拿不起来。最终,书落地,两行泪落于尘埃,无声无息。

赵恒匆匆出了南宫,站在宫巷中,一时竟不知道往哪里去,只觉得满腔说不出的委屈,说不出的伤感,说不出的愤怒,只差点要爆炸了。此时此刻,他根本没办法再无事人一般去崇政殿,哪怕那里还有大臣在等着,还有朝政在等着。可他知道,如今他此刻去处理任何的公事,都会无法心平气和,都会最终在不知何事上爆发脾气。

皇宫虽大,他却找不着一处可以安静呆着的地方,茫然地向前走了几步,又转向,走了几步,再转向。最终他跺了跺脚,往梧桐院而去了。

他本不准备今日还去梧桐院的。昨日只是想说看一眼她,可是谁知道就不由自主地歇息下来了。他对自己说,这样不好,这样对小娥不好,她才刚进宫,她不能成为别的靶子。所以他今天本不准备再去的,可如今,他竟又无处可去地再次去了。

而这次他甚至忘记了再继续掩耳盗铃般从自己原来预设的那条从崇政殿暗门穿翠华殿再去梧桐院的线路,而是茫然地直接走到了梧桐院外,径直走了进去。

这周怀政却是昨日并不曾跟随,也不知内中情由,见着皇帝从南宫出来,在分岔路口茫然地转了几圈,忽然间就朝一处走去,心中还是茫然。却见皇帝走到了后妃居所,进了一处院落。甚至都不叫人通传,自己就这么走了进去。

周怀政心中诧异,还欲跟进去,却见皇帝摆摆手,叫他留在外头,自己就这么走了进去。

此时房中已经掌灯,刘娥原也以为赵恒不再来了,不想却见脸色煞白,整个人怔怔地直走进来,也不理会她,也不说话,直直地走到书桌前坐下,竟是一言不发。

刘娥从未见赵恒如此模样,虽然一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如此,也是跳了一跳。这边忙着侍女递了热巾子,轻轻为赵恒拭了脸,又轻轻地拭着手心,却见赵恒的脸色稍松了些,又亲手捧过热茶来,赵恒就她的手中饮了一口,便推开了。

刘娥挥退左右,坐到了赵恒的身边,轻轻握起他的手,柔声道:“三郎,咱们以前说好了,什么事也都不会自己藏在心里。你若是不开心,只管对着我发脾气来出气,只是别闷在心里教我担心,好吗?”

赵恒怔怔看着她,忽然长叹一声,沉默片刻,便把方才的事慢慢地说了出来,说到后来已经是嘴唇煞白,怔怔地道:“大皇兄,他为何要如此待我!”

刘娥轻叹一声,她与赵恒在一起十五年了,赵恒与赵元佐的兄弟之情,以及赵元佐当年之事,她自然是深知的。更有赵恒登基之前,有王继恩企图拥立楚王继位之事,这其中的恩恩怨怨,当真是一言难尽。眼见赵恒今日有般大异常态的情景,也不禁心疼。她轻叹道:“三郎,还记得那一晚吗,那是在揽月阁,你也是这样的神情,那是刚刚得到楚王发病的消息时……”

赵恒轻叹一声,抚着刘娥的长发道:“怎么会不记得呢!唉,我原是个最省事的人,只愿做个太平亲王,逍遥一世足矣。明知道做皇帝最是烦恼不过的事,我争这帝位,只为着两个人。第一为着能够救大皇兄出来,第二是为着能够与你名正言顺地长相厮守,白头偕老。可是为什么,大皇兄竟然会变得如此模样,却是叫人心寒心痛。”

刘娥抬起头,望着赵恒轻声道:“三郎,昔年他是兄长,你是幼弟,凡事他包容着你爱护着你,你在他跟前使性子,不必有半分的忍耐。可是如今楚王在南宫囚禁了十几年,任何人处在这种位置,只怕都不可能还像以前一样的好性子。他又带着病,又是这样的性子,昔年连先帝都包容了他,三郎,你何事不能包容你的兄长呢!”

赵恒怔怔地看着她:“包容?”

刘娥肯定地点了点头,道:“你是天子,包容天下,怎么不能包容了你亲哥哥的一时言语冲撞呢!”

赵恒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神色顿时轻松了许多,点头道:“也是!”

刘娥捉过赵恒的右手,方才赵恒的拳头捏得基紧,竟可见掌心深深的几道指痕,刘娥将这手掌握在自己的手心中,轻轻揉捏抚平,这边含笑道:“方才楚王那一番话,虽然听着无礼,细想来,却也并非完全无理。”

赵恒眉头一挑:“这又是什么话?”

刘娥柔声道:“楚王如今是什么身份,他是个被废的庶人,又被囚禁在南宫。三郎却是以当今天子的身份进去,您这是见兄长还是探监,不明不白的。他不以君臣之礼相见,却是以什么礼相见?再说王继恩做乱,却又是拿他当幌子的,他身处嫌隙之地,待罪之身,三郎尚还没给个说法,你叫他如何当没事人一般地与你共叙兄弟情?南宫是囚人之所,自然非吉祥之地,身为天子,不宜多涉,否则既伤身子,又招物议,这原是楚王关爱三郎之意,三郎如何听不出来呢!”

一番话说得赵恒最后一丝不悦也去了,他低头细细想了一回,道:“这么说起来,倒是我的不是了?”

刘娥劝他:“凡事统共是有一个不是的,我待要认下是我的不是,我却是至今未曾见过楚王,怕是三郎也不肯信。三郎要爱惜哥哥,自己担下这个不是来,我却还有什么可说的!”

饶是赵恒方才一肚子的闷气,此时也掌不住笑了出来:“不得了,我竟不敢与你说话了,绕了一圈,统统是我的不是了。那依你说,如何才是呢?”

刘娥笑了笑才要说话,赵恒想了一想不甘心又喝道:“倘若你出的主意也不中用,那可是所有的不是,都叫你担了!”

刘娥扑噗一笑,却是拿起方才赵恒用过的茶盏,自己先喝了一口茶,这才慢慢地道:“三郎可还是疑着楚王吗?”

赵恒回思之才这的般情形,楚王的为人心性自然已知,当下笑着摇头道:“胡说,朕的亲哥哥,朕还能不知道他的性子。”

刘娥放下茶盏,道:“既如此,三郎先下一道旨意,赦他出南宫,还他楚王封爵,赐他府第,让他与家人团聚,如何?”

赵恒点了点头,道:“朕正要如此。”

刘娥微微一笑,道:“楚王身上带着病,被囚于南宫十余年,此时身受牵连,任是谁也冷了心肠。待他回府,好好地将养一阵子,与家人团聚,自然暖了身心。待过得些时日,三郎带齐了诸王们再一齐相聚设宴,那时间和乐融融,自然是有叙不尽的兄弟骨肉之情。我倒不信那会子楚王的心肠还会是冷的。”

赵恒抚掌笑道:“说得正是,原是朕没考虑周全。”他低头轻叹一声:“十余年过去了,大哥看朕,朕看大哥,都不是从前的模样了。”

两人说了许久这,这次赵恒就没有再留下来,只坐了一会儿,抱了抱刘娥,就离开了。

周怀政候在院中,见皇帝进去之前,情绪混乱,出来之后心平气和,心中自也称奇,却什么也不敢说,只藏在了心底。

次日便有旨意下来,赦赵元佐出南宫,起复为楚王之爵,并重修当年的楚王府赐还。楚王的长子允升,当年因楚王遭禁,而由太后李氏亲自抱养,等楚王回府时,也一并出宫回府与父母团聚。

皇后郭熙接了这道旨意,颇是为难,乳母涂氏见状,就问:“圣人可是为难无法与太后说吗?”

郭熙叹了一口气,将旨放到桌上,道:“我只道是那事情已经过了,谁想到官家的心里还是没过呢。”

却是新帝继位时,太后头一日就自己搬到了西宫嘉庆殿去,将中宫寿成殿让与了新皇后,偏皇帝那日来皇后宫中时,就问了一句,道:“先帝妃嫔甚多,太后带着她们住在嘉庆殿,岂不是太拥挤了。朕记得从前昭宪太后和开宝皇后都住在上阳宫,那里可还能住?”

上阳宫哪里还能住人啊,就因为皇帝这句话,郭熙是亲自去看过了,那里头荒草都长到半人高了,自开宝皇后死后,那里据说是有开宝皇后鬼魂作祟,夜夜有女子的哭号之声,吓得宫娥宦官都不敢往那里来,几年下来无人打理,宫室早废了。这种情况,就算修缮了,恐怕太后也未必愿意来。

她犹豫几天,还是不敢直接说明情况,本想等皇帝哪天来,婉转将此情况说明一下,看皇帝是否改变主意,谁晓得皇帝这几日人都没来,却又给了她这一道旨意。

在她看来,这分明就是皇帝对于先帝驾崩之时,太后插手易储之事,而心生怨念。不过是为示宽仁,不在明面上处置太后兄长,暗地里却要逼着太后住上阳宫,就是要照先帝对待开宝皇后的先例来对待太后。如今又要将太后抚养了十几年的长孙夺走,就是余怒未消啊。

涂嬷嬷不禁叹道:“允升世子是太后从襁褓中养大,这先帝大行,太后本就病了一场,这时候让孩子出宫,太后如何受得了!”

郭熙叹道:“可不是这样,这两件事,哪一件都不应该做,可又必须是我来做,可真是不知如何是好。我又不能违了官家,只是思及当年太后待我不薄,如今却要我来给她说这两件事,岂不是叫我夹在当中为难。”

涂嬷嬷心疼皇后,心中暗怪官家,他自己与太后怄气,却叫皇后做这为难之事,叫皇后顶这个不孝名声。口中却不得不劝慰道:“圣人,如今终究还是要依从了官家才是。你也休说太后待您不薄,您素日待太后也孝顺有加,诸王妃中谁及得上您,可太后不也是拿杨氏塞过来让您堵心……”

郭熙似被说服,长叹一声,不欲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岔过话头道:“对了,杨氏近日可有什么动静。”虽然这些年杨媛也颇安静,但她总觉得,这不是个安份的,如今进了宫,她得了太后为倚仗,未必不会再生事。

涂嬷嬷就道:“奴婢正要回禀您呢,前段时间,杨娘子去了太后的嘉庆殿请安!”

郭熙不由地坐正:“太后怎么说?”

涂嬷嬷得意一笑:“太后病着,自然是不见了。她去了几次不得见,后来也就息了。她如今也就这样了。机会错过了,就再没有可能了,不甘心又能怎么样呢?倒是圣人要当心这几个新进的。尤其是曹娘子与杜娘子,一个是曹大将军家的,一个是杜太后家的,恐怕连官家也要高看几分呢。”

郭熙自负地一笑:“那又怎么样?官家这个人我最明白,看似和气不过,但却最是有主意的。他最是重旧情,男人的心啊,就得一点点慢慢地捂热。他就不是那贪花爱鲜的,什么年轻啊,美貌啊,家世啊,那都没用。当年杨氏不还是皇后赐的,他一样没看到眼里去。如今这两个虽是大行皇帝指的,但也不见得就能够得什么便宜。”说到这里又道:“既说到她,我倒想起来,她与茜草定个什么位份为好?”虽然位份如何,是皇帝最后定论,但皇后最好自己心中也有一个预案,等着皇帝提时,也能够有个应对。

涂嬷嬷就出主意道:“既如此,就连这次的四个,圣人也一并心里有数才是。”当下就去叫了宫中尚书拿彤册来看,这次进宫的一共四人,一个是昭宪太后的族人杜氏,算是贵戚之家。另一个曹氏是大将军曹彬的侄女,出自顶级武将之家。还有一个陈氏,家中出了四个状元,算是书香门第。另一个刘氏,祖父是前朝大将军,算是太原旧族。

“只有一样,”尚宫于氏名燕儿是皇后心腹,略识翰墨,就指了彤册道:“杜氏十七岁、曹氏十八岁,这也罢了。这刘氏二十九岁,陈氏二十五岁,怎么会选年纪这么大的娘子进宫?”

郭熙也有些吃惊,问:“你可没看错,或者是有没有写错?”

燕儿就拿彤册给皇后看:“这里出生年月写得明白,却是没错的。”

涂嬷嬷听了嘴一撇:“哟,这是进宫承宠啊,还是进宫养老啊!”当今皇后也才二十一岁,杨氏十九岁,戴氏也就二十岁罢了。这年近三十的人进宫,却是来做什么?

郭熙听了,也不禁诧异,这脑子的想法顿时也就被误导到其他方向了:“难道是想效法前朝五宋旧事?”

燕儿就问:“圣人,什么五宋旧事?”

郭熙是颇通文史之人,就道:“却是前朝唐德宗时,宋庭棻有五个女儿,皆有学问,不肯归为人妇,德宗闻其名,而召入宫中,为女学士。嗯,这陈氏,其父与三名兄长皆为进士状元,其年长未嫁,倒是与五宋情况类似。这刘氏父母双亡,其父刘通死于从先皇征太原之役,如今年近三十而未嫁,难道是先皇体恤老臣遗孤而照顾于她?”

燕儿就点头道:“幸而是圣人,什么都知道。奴婢听着这两个好像就是来宫里养老的。圣人闲了召她们讨论诗文,也就罢了。”

郭熙笑着摇头:“我从前也只是偶与姐妹们玩玩,如今自养了孩子,早把那些诗文丢开了。”正说着,就听说官家来了,郭熙忙迎了上去,此事就略过不提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