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港综世界大枭雄 > 第856章 洛哥逝世/跨越世纪的枭雄(六千大章 大结局!)

第856章 洛哥逝世/跨越世纪的枭雄(六千大章 大结局!)

“洛哥的丧礼不用大操大办,在太平山开块地就得,虽然按照规矩不能在太平山开墓地,但是我说开得就开得。”

2022年,4月,九十岁的洛哥去世,一代港岛枭雄终成历史。

庄世楷穿着一身西装,两鬓斑白,双手抓着一根手杖话道:“让蔡元琪、曾向荣他们就唔要过来拜会了,按照洛哥的遗愿一切从简来得。”

“是,庄爷。”太平山,庄氏别院,四天月,烟雨朦胧。龙五戴着墨镜,脸上已长出皱纹,像个五六十岁的“没落版”江湖强人。

也是,现在全世界都没人谈江湖两个字了,更何况什么江湖强人。龙五现在就是“大老板”一个低调的保镖而已。

庄世楷也已经年过七旬不再是什么江湖大佬,而是无人知晓的普通老人。

他的名字亦只会出现在寥寥几人口中,很多港岛大老板连“庄爷”二字都不敢提,生怕引得什么的注意。

此时,庄爷早已从警务处长的位置上退下,受勋“大紫荆”徽章,成为受到祖国高度赞赏,为港岛顺利回顾,保证港岛社会快速发展、功勋卓著的历史性角色!港岛回归祖国之后的首任“一哥”!

港岛回归祖国的“第二任”一哥则是由“蔡元琪”接任,第三任一哥“卓景全”,第四任一哥“曾向荣”,第五任“李文斌”。

今年,正是李文斌处长任期的最后一年,即将敲定下任警务处长的人选,全港政界都在等待太平山顶的话人事人点头,又恰逢洛哥三天前逝世,太平山平添一分萧瑟、感伤。

庄世楷在警务处长的任期内,不仅保证了港岛的顺利回归,而且彻底击碎世界犯罪集团“以太会”,保证全港金融安全的同时,还为港岛博得世界安全组织“领袖”,全球最安全国家地区的名头。

随着,祖国国力日渐强盛,港岛紧跟国家步伐。这令港岛和前世的一些情况不同,不仅没有逐渐脱离历史使命,而且承当上新的历史使命!继续前进!

目前港岛已与深城特区联合成立“rmb世界港”,为人民币成为世界货币作出努力,以此取代“??”的货币霸主级地位……

庄世楷则在警务处长退休之后,凭借身边的政治力量以及警队支持、金融界地主会、爱国商会硬撑,最终经过多轮博弈,一跃上岸,重新复出,受委任为特区政府财政司长!

自此,一手钱袋子,一手枪杆子!

为港岛发展奉献力量,不知打垮多少国际力量,扫灭几多政敌、内鬼、境外势力,这才把“rmb国际化”彻底推行成为。

虽然,目前“rmb”还没能打过“??”,但是已经和“??”分庭抗礼,为霸权主义掘了坟!

而他也从财政司长的位置上彻底退下,把财政司交给手下的亲信接手,继续推行庄爷的意志……一号牌照专车由谁来开,到底也要由庄爷点头!

底下的人都知,文件就由特首签字,事情就要庄爷点头,全港没庄爷点头的事情都是小事,没庄爷点头的事情又都是大事!

第二任警务处长“蔡元琪”在任期内则是解决了警队内部分化,将“庄系”势力分化出的“本港派”与“爱国派”彻底统一,将重“小利”的本港派清出场,留下重大义,做大事的“爱国派”,完美继承了“庄爷”的意志,让港岛警队成为人民的警队!

也是大有作为的一位警务处长。

第三任警务处长“卓景全”在任期间屡次解决大型国际争端,扫平金三角毒品武装,让“中缅老”经济特区取代了当年的“罂粟之城”金三角,也解决了金三角军阀割据之乱局!

让“红色力量”成为金三角的主导力量,使金三角成为中方主导东南亚局势的重镇!

卓景全在扫平金三角过程中,还以身涉险,亲探“灰色”组织,击垮一个以“灰色”为名的国际贩毒集团,亲自击毙灰色组织首领“霍天任”。

“金三角”成为卓景全警务处长任内最大的一枚军功章,也让卓景全成为下一届保安局长,蔡元琪则进入首都担任职位!

第四任、第五任警务处长“曾向荣”、“李文斌”则各有作为,不过当他们上位时警队局势、乃至祖国周边局势都已趋于稳定,曾向荣、李文斌二人主要是帮庄爷进行政治角力,牢牢守住庄系在警队内部的影响力,论名头要比前几任都稍逊很多,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

目前警务处行动副处长由“庄子维”担任,管理副处长则是一位“新派”人选!

“陈子龙”,“关祖”,“李家俊”等一批“太子党”组成的警队高层则牢牢聚拢在“庄子纬”身边,试图把“庄子纬”推上警务处长的位置,让“子承父业”成为警队一个惯例传统,那么“关祖”、“李家俊”等人就有机会成为下一任的警务处长。

“新派”则是进入20世纪之后,由一批靠学历、能力考进警务处长发展而成的“清官”组成,这批人不满“庄系”霸占警队“一哥”的位数十年,早已集结起一大批力量试图冲击“一哥”的位,想要一举将“庄系”赶下马,让“一哥”的庄轮流坐。

担任,一举铲平庄系力量是不可能的,他们只是想改变无力还手的结局!

“新派”的话事人叫作“刘杰辉”。

他是和庄子纬竞争一哥的强力人选,无论履历、实力、乃至年龄、学历都不比庄子纬差,受到内地一些大佬的强力支持。

是真能和庄系掰掰手腕的。

“去给洛哥准备墓地吧。”庄世楷抖抖手腕的金表,握着龙头手杖说道。

“是!”

龙五低头应道。

“庄爷,外面来了个人说是洛哥的仔,拿着一束鲜花想要进来祭奠洛哥。扑你阿母,那家伙明明长着华人的面孔,怎么看却怎么像鬼佬,真tm是奇了怪。”四天后,太平山顶,洛哥头七葬礼。

庄世楷一身黑色西装,胸口佩戴着一朵白花。

龙五亦穿着黑色西装,佩戴白花,快步走到身前,用手捂住嘴,弯腰对面前的话事人低声说道。

太平山顶的一颗木棉树下,一个五尺左右大的墓碑新建、屹立。

这个墓碑不算大,但却依山望海、常有鸟落、风景秀丽、常有花草树木相伴、坐落于全港最好的风水之地。

要知道,太平山本身就是港岛之气脉中心,汇聚全港大运,乃是重中之重的龙穴。

若不是庄爷更信人定胜天,早就把位置留给自己。

不过,洛哥信风水。

那就求个好兆头。

留给他。

“父亲的儿子?”

这时方国辉一身黑色西装,面色威严,打扮得干干净净但却头绑孝带,外披麻布短衫,是典型的披麻戴孝。

他是洛哥的仔。

自然要比别人更痛。

只见他神色透露着哀伤,动动耳朵,听见旁边的声音。

他手边牵着一个小孩,右侧则站着妻子,神色中却没有什么愤怒。

他抬头看向旁边的庄爷,征求庄爷的意见,听庄爷话事。

此刻,墓地前只有方国辉一家三口,以及庄世楷、阿美、庄子纬三人,白小姐则早洛哥两步逝世,今日也已迁来和洛哥合葬。

“让他见父亲一面吧。”方国辉沉声建议。

庄世楷却手上拿着黄纸,一张张丢进铁桶里烧着。

他蹲在洛哥墓前望着碑上“英气勃发”的相片,那是洛哥就任总华探长时拍的相,逝世前,洛哥亲自交代不要放“老头相”,要放这张“大佬相”!于是庄爷便把洛哥的大佬相挂上去!还给白小姐换了一张年轻的靓女照!

此刻,他一边烧着黄纸,一边低声说道:“阿五,你话他知,想进来祭奠洛哥就给自己下三刀六洞,下完三刀六洞跪着给洛哥磕头上香!要是他不想三刀六洞的进来,你就把他装落袋,封起来沉海!”

“知了,庄爷!”龙五轻声应命,手腕一翻,掌中就翻出一把军刺。

他步伐稳健的离开墓前,绕过几棵树上小道,旁边的小道出正有数十名训练精锐,穿着西装的“赤影”人马!

如今,赤影已是全球第一大安保公司,大部分股份由祖国军方持有,算是上交国家了。

但小部分留下服务庄爷的人马,却是上交国家之后,国家特许的持证保镖!

杀人芜罪!

方国辉站在旁边动动嘴,不敢吱声。

他已是台省调查局长,但却不敢在庄爷面前乱放话!

别说港澳这头。

台省那位女王就够压人!

庄子纬却有些于心不忍的说道:“爹地,我不知当年多大仇,不过子祭父理所当然,是不是过火点了?”

“呵!”庄世楷却冷笑一声,烧着黄纸讲道:“仇恨早已随风吹散,他别说回港祭父,就算在我面前跳舞都懒得理他!可是他几十年下来没来拜会洛哥一次,现在来烧纸?不表达点诚意洛哥收他的纸?”

“你要知道,洛哥死之前可从没提过他一句!洛哥只有一个仔!就你就是国辉哥!”

方国辉站在旁边,愣愣不语,庄子纬叹着气感概道:“你说的对,不孝子,不捅他雷uncle不会开心。”

五分钟后,龙五托拖一个脸色苍白,满脸风霜的男人走近墓前:“庄爷,他听说要三刀六洞把花放地下扭头就走,真不当人子!”

“我想着沉海也是沉海,干脆就让手下把他捆了,我替他把三刀六洞做完!再拖进来见见洛哥!等等再送他去见底下见洛哥亲自道歉,你觉得点样?”

“干得不错!”庄世楷点点头道:“最好的道歉就是亲自见面嘛……”

庄世楷抬起头看向面前的雷仲贤。

庄爷的脸庞略显苍老,眯起眼睛笑,神色和蔼却大佬气度十足。

雷仲贤则腿插匕首像条老狗,跪倒在洛哥的墓碑前,西装裤腿上仍溢着鲜血。

“磕头。”庄世楷在旁话道。

“啪!”雷仲贤乖乖磕头。

“磕三个响头!”

“啪!啪!啪!”雷仲贤继续磕头。

这家伙长相依旧还算帅气,只不过鬼佬的饭估计唔好食了,脸上的抬头纹很重,心中不知悔唔悔当初做贼。

庄世楷也不会问他什么感受,一个老扑街仔而已,问乜鬼?问个屌啦!此刻,庄世楷烧完最后一叠黄纸,拍拍衣角,站起身道:“子维,走啦!”

他双手撑着龙头杖迈步离开。

庄子纬回首瞧了一眼雷仲贤,朝雷仲贤抛去一个怜悯的目光,紧接着,便跟随父亲走出林间小道。

“臭小子!你死梗啦!”龙五扯起雷仲贤的头发当即就打算把雷仲贤拖走,庄世楷远远的背影却传来一道不轻不重的声音:“瞧他嗑头嗑的够重,还有点孝心,放他走好了。”

“洛哥死着,我替他管教不孝子!若这个不孝子又不诚心,又不挨刀,死定了!可他现在挨了刀,头上嗑出血,我就放他一条生路!”庄世楷站在林间回头,十几名配枪保镖列队在两旁开道、守护。

龙五望着手中雷仲贤的额头处有血,哼的一声,丢掉雷仲贤脑袋:“不肖子孙,算你走运!”

“国辉,你多烧些黄纸给洛哥,我先走了。”庄世楷来到豪车门前站定,回身说道。

“庄叔放心!”方国辉满脸严肃,鞠躬说道。

庄世楷便转身迈入一辆黑色的防弹劳斯莱斯,防弹劳斯莱斯便在六辆黑色奔驰的护卫下驶离太平山顶……

细雨中,方国辉望向旁边的雷仲贤:“唉。”

他长叹口气让儿子拉起雷仲贤,掏出手机,打电话就医院派救护车。

新界。

别墅。

地下负一层,雪茄室。

李文斌穿着西装,留着光头,英气奋发。

只见他取来一瓶高档的窖藏红酒,啵!拔出橡木塞!

旋即,他拿起红酒倒进醒酒器,再摇曳着醒酒器,放到旁边木柜上静置。

最终,他把醒好的红酒拿起,一杯杯给面前的“处长们”斟上!

这里就是港岛警队传说无数,令人闻之生畏,隐藏于神秘面纱之下的“处长兄弟会”,“处长兄弟会”有多巴闭?据说是由庄爷领头话事,每一任警务处长上任前,都将要来“处长兄弟会”拜会各位前任处长!一旦警务处长退休之后便能自动加入“处长兄弟会”,继承“处长兄弟会”的政治资源,以此向更高的政治地位冲击!

同时,他们还能获得处长兄弟会提供的基金福利,待遇,住宅等等…而他们的加入也将为处长兄弟会巩固警队势力!因此,处长兄弟会是警队最强势力组织。这也是“庄系”统治处长位的强力原因,牢牢锁死其他派系对警务处长的希望。

处长兄弟会里不仅有97回归后的华人处长。

也有97回归前的鬼佬处长。

此刻,葛白、韩理国、彭志聪、蔡元琪、卓景全、曾向荣等人都齐齐坐在雪茄室内的沙发上。

他们各自端着红酒杯,抽着雪茄,满脸惬意,或是翘着二郎腿,或是用手撑着脸,姿势只管顾自己舒服就好。

李文斌给众人斟满红酒之后,则是放下醒酒器,表情平静的沉声说道:“按照规矩,雪茄室只有处长能入,平时大家一起商量政事,每逢处长换届就让大家聚在一起喝上一杯,由现任处长倒酒,请新任处长入会,顺便取一个辞旧迎新的兆头。”

“当然,新任处长是谁,我们无资格投票。”李文斌语气一顿,继续说道:“要庄爷话事!”

“就连规矩都是庄爷定的!”

李文斌又说道:“可平时葛sir、韩sir、彭sir可都很少来别墅。就连我上任时都未来过。”

“讲道理,这里面有点蹊跷。”众人停下手中的动作,暂时不说话,全都看向李文斌。

室内、长长的红木桌上,主位处则摆着一尊红酒杯里面斟着红酒。

尾位处,摆着一尊红酒杯里面也斟着红酒。

这就是话人事和新人的位置。

葛白、韩理国、彭志聪等人面带微笑的望着李文斌,蔡元琪、卓景全、曾向荣等人则对视一眼,神色中琢磨着味道。

“今天!”李文斌拿着酒杯提高音量大声喊道:“不止我们处长兄弟会到齐,楼上的棋牌室坐着地主会,不止有话事人韦韩、就连坐着轮椅的祥叔都到了!”

“一楼的客厅坐着财政司!泡茶那个就是现任财政司长!”

“莎莲娜带着世兴集团的人在三楼天台看风景,赤影国际的许正阳就站在大门口……八大纪律的历史长官更是在娱乐室打桌球!”

“大家都猜得到!”

“今天恐怕有大事发生!”

一语落毕!

“吱啦!”

这时庄世楷带着一个年轻人走进雪茄室。

庄爷进场!

“文斌、阿琪、葛sir……”

只见庄世楷推开木门之后,目光一边扫过众人,一边解下手上的表带,面带笑意的朝众人打着招呼。

“庄爷!”

“庄爷!”

“庄爷……”蔡元琪、卓景全、曾向荣、葛白等人连忙起身,端着红酒杯聚拢到桌前立即跟庄爷打着招呼。

旋即,众人看到庄爷解下表带的动作,当即瞳孔一缩,面露震撼!

要知,这只大金劳跟庄爷一辈子了!

从来没解下来过……

与庄爷亲近的人都知“金劳”就代表庄爷,此刻,庄爷一入门就动手解大金劳是乜意思?

众人目光紧紧盯住庄爷……

“庄少,庄少……”他们旋即又瞄向庄爷身边的庄子纬,心中仿佛有什么答案落下肚,马上便恭敬的开口朝庄少打招呼。

只见庄世楷站在主位旁拉开椅子,抬手把解好的大金劳递给庄子纬,庄子纬神色一愣,顺手接过大金老。

完成“三司十二局”的成就之所,庄世楷已经可以把“大金劳”及外挂接下来,传承给任何一个人,让新人来承接新的历史使命!

庄子纬接过大金老之后正向发问,庄世楷便拿起面前的红酒杯高高举起,站在主位前说道:“大家饮酒!”

“以后港岛的一号牌照转给子纬乘!”

“拜托大家照顾我的仔了。”

他浅浅一笑。

“请庄爷放心!”

“庄少一定能撑起警队!”

蔡元琪、李文斌、葛白等人齐齐举杯。

庄子纬也调整好心态,拿起红酒杯,加入举杯的行列之中。

“我也做到一哥了!”

他内心平静。

“欢迎庄处长!”

“欢迎庄处长!”

“庄少……”

旋即,大家都朝庄子纬恭贺。

“饮胜!”庄世楷和庄子纬、蔡元琪、葛白等人昂首举杯,痛快饮尽杯中酒。

接着,他扭头朝庄子纬说道:“戴上我的表,出去和各位叔父打个招呼!”

“是。”

“父亲!”庄子纬在众人目光之下郑重的戴上大金劳再鞠躬行礼,退出雪茄室去和外面的各个庄系势力骨干大佬打招呼。

今天,庄子纬带上金表不止是成为警务处长,更是一个继承庄氏势力的开始!

经过十几年的考验!

他终究走到这一步……而他在戴上大金劳的那一刻,猛然间,神色一振,回头看向父亲。

父亲正朝他轻轻浅笑。

等到庄子纬离开之后……庄世楷才朝众人出口说道:“我本来打算让新派的刘杰辉上位!可是刘杰辉不肯来见我,迫不得已,扶我家的阿斗坐一哥位。”

“你们也知,子纬不差一个一哥的位置,新派更是我放任成长起来的,否则警队一家大独大,哪有什么新派的位置?”

“我只不过是想左手和右手掰掰手腕,让外界的人放心一点,只可惜,刘杰辉真以为自己是的杰作,把我说的话当臭狗屎!那就唔好意思,明天他就得去icac喝猫屎咖啡!”

此时……

庄子纬则戴着金表正式和和庄系势力的大佬、扛旗者们一位位握手。

他每握过一个手,对方都深深看他一眼手上金表,最终大口喊一句:“少老板!”

这是他们第一次叫庄子纬老板!

而一代枭雄的人生终将画上句号,新的历史则落到年轻人肩头……

2050年,“大庄生”逝世,逝世当天披红布、进礼堂、上新闻、给予华人最隆重的待遇!

而直到逝世当天,《时代杂志》才敢登上“大庄生”的相,细数“大庄生”70年代至00年代,做下的诸多大事件。

将“大庄生”称之为港岛华人之领袖。

一代“跨越世纪”的枭雄!

(全书完)

......

(求一波完本月票和补订,多谢各位!新书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