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出生就被包养的龙 > 第八十五章 青蛇姬

第八十五章 青蛇姬

“拿来吃,还是用来炼宝呢?”

冥土福地中,迪亚波罗望着眼前破碎的黑色山脉,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那位纪先生除了给予他能够彻底掌控福地的法门之外,还给了他完整的洞天之宝:山河珠的炼制之法。

炼制山河珠,若是无视那浩瀚繁琐的灵禁,只看炼制所需的材料,可谓是简单至极,就是大量的灵性土壤与水流。

但这就是难处之所在,因为所需的量实在是太大了。积累足够多的灵性土壤,便可以特制的方法炼成万劫息壤,而灵性之水则能炼成玄元重水。

而在得到了足够多的万劫息壤与玄元重水,才能够着手开始炼制山河珠。粗略估计,想要练得出一颗内含天地的山河珠,怕是得搜刮千山万水方可成就。

但迪亚波罗就是脑子抽了才去搜刮外界的灵山秀水,这纯粹就是霍霍世界的行为,那位纪先生不说能不能容忍,怕是这方天地也无法忍耐他。

所以,炼制山河珠所需之灵材必须通过合情合理的方式得到,譬如说斩妖除魔,清除这些被天地所排斥的妖魔异类,方是长久之道。

而眼下,迪亚波罗就拥有炼制万劫息壤的最好材料——黑山妖王的残缺妖躯。

“算了,就把阴槐妖王的残骸当作食物吧,这黑山妖王的尸体拿来炼了!”没有犹豫太久,迪亚波罗便拿定了主意。

然后,迪亚波罗就开始进入到了漫长的消化期,算是暂且安定下来了。

但是安定不代表摸鱼,迪亚波罗反而变得更加忙碌,掌控福地,吞吃阴槐,炼制息壤,还有,最麻烦的一项:喂养青蛇。

最后一项,也是迪亚波罗最烦,因为已经进入到孕期,再加上这条青鳞大蛇也有点修为,所以敞开肚皮,这条青蛇隔三差五就要吃一顿。

但是迪亚波罗如今正逐渐掌控的冥土福地是标准的鬼道福地,其中没有任何适合青蛇的食物,每次吃饭,迪亚波罗还得往外跑一趟。

不过这样的情况很快就随着迪亚波罗对福地的掌控能力加深而得到解决,迪亚波罗可以自由设定这道鬼道区域的出入口。

虽然也有数量与区域的限制,但是也能完美的解决迪亚波罗的烦恼——他将福地的入口设在了青蛇生活的苍莽群山中。

这片山系绝大部分处于大雍王朝的疆域范畴之内,而生活在周边的人称其为卧龙山,因为这片群山的主山脉绵延起伏,犹如一条卧在大地上的真龙。

而随着迪亚波罗的身影出现在卧龙山中,这片灵秀群山中孕育的妖灵精怪便开始自发地向迪亚波罗所在之处汇聚。

时间便如此,一晃三年而过。

篁竹摇曳,素湍绿潭,回清倒影,绝巘多生怪柏,悬泉瀑布,飞漱其间。

“穆殿下,不好了,大雍有大事发生了!”

平静祥和的世外桃源被一道显得有些焦躁的尖锐叫声打破,在悬泉瀑布下,倒影绿潭旁,一位盘膝坐在山石上的俊美少年无奈地。将目光从手中的书籍上挪开,看向从山谷上空而落的白鸽。

这是一只肥硕得不像话的鸽子,羽毛鲜亮,眼神灵动,而其体型与同类相比,更是大得夸张,足有牛犊般大小。

毫无疑问,这不是一只普通的鸽子,而是一只已经成了气候,修炼有成的鸽子。

“说吧,大雍出了什么事情?”

迪亚波罗看着落在自己面前的鸽子王,语气随意散漫地问道。

这只肥鸽子是他这三年来随意培养出来的一只化形大妖,嗯,跟这头看起来鲜嫩可口的外表一样,这鸽子王实力也是差劲得很。

但是迪亚波罗培养他,并不是让他去干架的,但是通过他掌控一支数量庞大,遍及大雍王朝各郡县的鸽子群。

通过这只鸽子王,他能够随时掌控大雍王朝的变动,以便随时应对。

“殿下,大雍皇帝在今日早朝时,体力不支晕倒了。”

“晕倒了?”

地亚波罗的眉头微微蹙起,皇帝作为中央集权王朝的最高统治者,其一言一行都能够轻易地影响成千上万的人。

皇帝晕倒这件事情其影响深远,天知道这大雍王朝的京都那边是怎样的暗流汹涌。

“这大雍皇帝也到了知天命的时候,身体确实差不多了。”

“嗨,殿下,你想太多了,这皇帝老儿哪是因为身体衰老晕倒的,根本就是老东西不知道节制,昨天晚上吞了一颗方外野术士炼的虎狼丹药,连御七名秀女,今天早朝正好药效过了,腿一软倒了。”

“山君跟牛魔是怎么办的事?怎么让一方外野术士混进皇宫?”

听到大雍王朝皇帝的风流韵事,迪亚波罗的脸上不仅没有露出丝毫感兴趣之色,反而露出一抹怒容。

他居于这卧龙山中这些年了,培养了大批妖物,其目的就是为了替自己清除那些潜入大雍境内,妄图搅风搅雨的妖魔。

说穿了就一个字,懒,毕竟大雍王朝国土辽阔,他就是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全部管过来,所以他干脆就占山为王。

不过这些年他没有干扰大雍王朝的运行,只是阻隔了外界的妖魔对这强大人间王朝的干预。而如今,他建立的妖魔防御体系出现了巨大的纰漏,

“殿下您息怒,并非是我们监管不周,而是这混入皇宫的术士没有丝毫修为在身,只有一手拙劣的炼丹术。”

鸽子王感受到看到迪亚波罗脸上的怒容,整肥硕的大鸽子连忙趴在地上,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团巨大的雪球。

“而且术士并不是主动要炼虎狼丹药,而是那老皇帝要求的。”

“自作孽不可活。”俊美少年将书扔在其上,脸带着一丝嘲讽摇了摇头,似乎是在叹息当朝皇帝的荒淫无度。

“太子呢?他有何举动?”

“太子只是进宫探望那老皇帝,并无任何异动。”

“聪明啊,可惜了,这太子还有一个更优秀的弟弟,他当皇帝,大雍必乱!”

“那怎么办?”鸽子王连声追问,他知道这位妖王最是关心大雍的稳定。

“还能怎么办?只能我亲自走一趟了,大雍绝不能乱。”

俊美的少年站起身,但是随着他的动作,他身旁绿潭之中,潭水汹涌,接着,一抹青影破水而出。

“穆殿下要进京吗?”

一声清脆秀丽的声音在耳畔边响起,迪亚波罗微微侧头,就看到了一条仅仅只是将头伸出潭水,其投下的阴影就将他整个人笼罩的青鳞巨蛇。

“嗯。你现在还没有化形,就老实地待在这里。”

注意到这条青蛇眼中的依赖眷恋,迪亚波罗的脸颊微不可查地抽搐一下。

三年来他好吃好喝地喂养着那条怀着他老婆的青蛇,然后就养成了眼下这般模样,虽然还未化形,但是其底蕴之深厚,一般的化形大妖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当然实力不是问题,关键是这条青蛇对他穆某人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嗯,这条蠢蛇之前的意识浑浊,没有任何迪亚波罗与纪先生交谈的记忆,她现在的记忆是从迪亚波罗喂养她的时候开始的。

而这就不可避免的让这条母蛇对迪亚波罗产生了深深的误解,关键是迪亚波罗的解释这条母蛇还不听,固执己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