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冲喜[重生] > 冲喜第113天

冲喜第113天

朱闻秘密去了的陆州。为了不叫杨不韪发现端倪, 明面上的借口说的是去周句镇接手金矿。实则到了周句镇之后,他便会由周句镇转道,直接去了陆州。

而杨不韪果然没有察觉不对, 在朱闻走后的几日,他暂时没有动作,反倒是暗中盯着他的暗卫来报, 说是与杨不韪暗中联系的那人悄悄出了城,去了城外的一处小庄子。那庄子里约莫有二十余人, 应都是死士。

叶云亭便猜测杨不韪差不多要寻机会动手了。

他也不急, 每日还和之前一样,白日里忙碌制衣坊的事情,时不时再同朱烈去外城巡视一圈, 查看外城的建设进度。只等着杨不韪出手。

如此时间一转就又过去了数日, 这一日, 叶云亭正与朱烈商议着如何给流民安置住所之事,就听下头来报,说是外城的流民起了纠纷, 甚至还有了伤亡。

“怎么回事?”叶云亭一惊, 立刻起身, 示意朱烈流民安置的事宜押后再谈,随着那报信的官员出了都督府。

外城的建设正在逐渐完善, 流民也开始安顿下来, 若是再生出乱子, 先前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有两拨人打了起来。”报信的官员边随着他往外走, 边将大致情形说与他听。

大约是这些流民在最近这些日子里, 互相之间关系好的常常在一处干活一处休息, 逐渐抱团形成了小团体。因为平日里这些流民都是各干各的活计, 也没有起大的冲突,便也没有人管这些流民私下拉帮结派。但今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两帮人忽然在早上出工时打了起来,在死了两个人,又伤了十几个人后,事情就闹大了。

这时候拉帮结派的坏处就显现出来了,死了人那一边的要血债血偿,不肯善罢甘休。那伤人的一边也护着动手的人,死咬着不承认是自己伤的人。两边僵持不下,流民组建的自卫队倒是带人去调解了,但双方都不肯服气,局面一时僵持不下。

自卫队的领头害怕事情闹大。便赶紧往上报,这才传到了叶云亭这里来。

叶云亭急匆匆的脚步一顿,扫过那领他往城外去的官员,目光微沉:“怎么这等小事都解决不了,还要往我这儿报?”

那报信的是个七品小官,最近被调到了外城去办事,叶云亭与他也打过几次照面,这人性格怯懦,但胜在听话肯干,平日里听令办事,虽然没什么主见,但手里的事情也没出过岔子。如今遇见了这样的事寻到了他这里来倒也说得通。但问题是这人并不是会越级办事的人,按照正常的流程,他应当先去寻他的顶头上司曹毅仁才对。就算事态严重,需要他出面,也该是他的顶头上司来报。

如今贸然寻到了他这里来,叶云亭不得不多留了几分心眼。

那官员闻言愣了一下,才吞吞吐吐地说:“曹大人昨晚喝多了酒,今日身子有些不适,还在府中休息。”

其实这不过是他委婉些的说法,实则是昨晚他的顶头上司喝得烂醉如泥,今日他寻过去时,人还没清醒过来。他怎么叫也叫不醒,自己又拿不定主意,生怕耽误了时候闹出大乱子,没法子之下才来寻叶云亭去主持大局。

“喝多了酒?”

大约是杨不韪这个恶狼在侧,叶云亭不由多想了几分,这个节骨眼上流民出事,偏偏负责此事的官员又喝多了酒,使得下头的人不得不寻他来拿主意。

这些日子他和曹毅仁打交道不少,平日里兢兢业业,并不是那等没有分寸随意渎职之人。

这一出看起来倒像是算好了一般,先是故意灌醉了曹毅仁,然后闹出乱子来,底下人没了主心骨,便只能来寻他。合情合理的引他去外城。

“可知道是与何人喝酒?”

“下官不知。”那官员思索了一会儿,摇摇头,道:“曹大人虽然嗜酒,但他平日常同下官说酒醉误事,是以除非休沐,不然滴酒不沾。”

今日出事后他寻去,发现顶头上司醉的不省人事,虽然有些奇怪,但想着可能是对方得了什么好酒才没忍住,是以便没有多想。

没问出什么结果来,但叶云亭仍然多留了个心眼。

两人赶到外城,就见两拨人犹在对峙。中间的空地上摆着两具蒙了白布的尸体。两边人情绪都极其激动,有痛哭的,也有破口大骂的。

因自卫队在中间拦着,才勉强没让两边又打起来。

叶云亭在外头听了一会儿,才听明白了一些。

这两拨人,一拨是北疆本地的流民,而另一拨则是其他州府逃难来的流民。两拨人因为地域不同,天然地划分了立场,类似本地人与外来人之间的矛盾,两拨人之间平日里就积累了诸多矛盾和摩擦,直到今日一早,北疆这边的流民里死了人。

死的人是个少年,乃是北疆流民这边的领头人之一的亲弟弟。更巧的是,这少年昨日还与几个人发生了口角,起了点冲突。那与他发生冲突的人毫不意外归属于另一拨外来流民。

发现少年的尸体后,那领头人就直接带着人找上了对面去质问,怀疑是对方怀恨在心杀了人。两拨人之间本就积怨已久,见这领头的气势汹汹地找上门要给弟弟报仇,阻拦之时便推搡了起来,然后便打了起来。

出面的都是年轻气盛的男人,打架时红了眼,不知怎么就死了人,于是局面一发不可收拾。

叶云亭皱了皱眉,总觉得这里头不太对。

外城的流民众多,聚集在一起难免会有矛盾摩擦,叶云亭对此是知晓的。但这些流民都很珍惜来之不易的安稳日子,是以虽然有摩擦冲突,却从不会动手,最多也就是口角几句——他们怕闹大了会被赶走,因此都还算有分寸。

但今日的场面,却处处都充斥着怪异感。

叶云亭一边思索着,一边现身,走到了两拨人中间。

自卫队的头领见他过来,抹了抹额头的汗珠,终于松了一口气。

而对峙的两拨人瞧见他,也安静下来,还有人喊道:“王妃,他们欺人太甚,您可得给我们主持公道!”

话音刚落,另一拨人立刻反口讥讽:“要评理也是我们评理,你们一大早冲过来喊打喊杀,还杀了我们的人,就该被抓起来!”

“贼喊捉贼你们要脸不要?!杀人偿命,就该将你们都抓起来,全都赶出北疆!”

“没错!你们从哪儿来滚哪儿去!”

“……”

才安静的人群又吵嚷起来,自卫队头领喊了几声也没人理会,只能抹着汗去维持秩序,免得群情激愤之下冲破了防线打起来,伤了王妃。

叶云亭站在中央,并未出言阻止。他冷眼看去,就见两拨人都争的面红脖子粗,人群不断往前拥挤着推搡着。

他目光微凝,缓缓扫过每一张充满怒意的面庞,然后便发现了不对劲。

这些流民都未曾读过书,骂起来难听,更没什么条理,就是纯粹地在宣泄情绪。但其中有那么几个人,话不多,面色也十分冷静,可但凡出声,字字句句都在挑动这些流民的情绪。就像一滴水入了滚油,激起油星四射。

他眸光微冷,几乎已经确定了这场冲突是有人在其中煽风点火,刻意挑起的。

而目的……若他猜的没错,多半是为他而来。

一旦这些流民情绪失控打起来,他身处其中,被打红了眼的流民“不小心”波及再合理不过。

看着群情激愤,一言不合就要打起来的两拨流民,叶云亭却并没有退缩。他自袖中拿出一枚铜哨吹了一声,响亮的哨声回荡在上空,叫愤怒的人群勉强找回了理智,安静下来。纷纷看向中间的叶云亭。

叶云亭收起哨子,仍旧是温温和和的模样:“事关两条人命,不是诸位吵架就能吵出结果来的。你们两方各自推举出领头人来,随我去衙门处理此事。我必将此事查明,秉公处理。”

话落,在场的人面面相觑,永安王妃这些日子所作所为令人信服,是以他们没有犹豫太久,北疆流民这边就有人站了出来:“被杀的是我小弟,我随王妃去衙门,只求王妃还我小弟一个公道,将罪人绳之以法!”

见对面出了人,外来流民这边也有个老者站了出来:“人绝不会是磊子杀的,倒是今天他们杀了我们两个人,大家都能作证。老朽读过几天书,也愿意同王妃走一趟。”

叶云亭正要开口叫人随自己去衙门,就听外来流民那一边有人开了口,声音不高不低,却恰好叫人听见:“这进了衙门,后面怎么样我们大家伙也不知道啊。”

有人立即附和:“是啊,他们都是北疆人,咱们是外来的,也没人给我们撑腰……”

对面一听又不乐意了:“你们胡说什么?王妃最是公正,你们诬赖我们不成,又想抹黑王妃么?”

原本快要平息的事态,因为几道不同的声音,又被挑起了火星。

叶云亭眯了眯眼,指着一人道:“将他带上来。”

被指中的人周围顿时空了一小块,他慌乱地四顾,梗着脖子质问:“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王妃要抓我?”

叶云亭未曾理会他,目光又扫了一圈,凭着记忆又点了三个人出来。两个是外来流民队伍里的,还有一个则是北疆流民队伍中的。

自卫队的人将之都抓了上来,被押住的四人面色惊慌,不断喊冤。

“你们可认识他们?”叶云亭问两边的领头人。

两人看了看,摇头道:“不太熟悉,许是后面才来的新人。”又问:“你们是哪个队里的?”

领头人都是流民自行推举出来的,他们自己内部都分了小队,每个队又设有小队长,如此一级一级地往下分,更加便于管理以及及时传达消息。如果有新的流民加入,便会增加新的小队。

然而这四人却支支吾吾答不出来。

两边的领头人都意识到了不对劲,扭头去问自己那边的小队长:“这是哪个队里的人?自己来认领。”

然而话落,却并无人认领,反而陆陆续续有小队长说:“不认识,不是我们队的。”

外来流民那边推举的老者眉头皱的死紧,他年纪大了,见过的魑魅魍魉也多,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一双浑浊的眼睛在三人身上扫来扫去,忽然注意到其中一人扎进了裤腰带里的衣摆,惊疑道:“他的衣摆有血!”

叶云亭一听,凝目去看,果然也看到那扎进去的衣摆上有黑红色血渍一般的斑块。

“将他衣摆拉出来。”

自卫队的人立即将人押住,将他扎在裤子里的衣摆扯出来,上头果然染了血,还没干透,显然是刚沾不久。

叶云亭蹙眉,略一想便明白了这血是从哪儿来的。转头看向两个领头人:“起冲突时动手杀人的人是不是还没找到?”

两人齐齐摇头:“当时情况太混乱,谁也不知道是谁下了杀手。”等后头去问时,也没人承认。

“那看来这便是凶手之一了。”叶云亭目光微冷,道:“将人押回去再审!”

说完他抬眸看向不明所以的两波流民,扬声道:“今日之事,乃是有人蓄意挑起事端。我必会查清楚真相,给枉死者以及大家一个交代。”说着顿了顿,看着面色各异的流民,又道:“大家既然选择留在了渭州,不论你们先前从何处来,日后便都是渭州的百姓。我与王爷,均一视同仁。”

“此事性质恶劣,待查清楚原委后,会公开审理。大家可以先回去等着。”

说完朝其他人点了点头:“走吧,先去衙门。”

他处理的公正,又说会公开审理,加上才揪出来四个不明身份的人,这回人群里再没有人出声。都在原地目送一行人往衙门走去。

藏身在人群中的死士不敢再贸然出言煽风点火,隐晦地交换了眼神,准备施行第二套方案。

他们来之前,主子便交代了,最好是挑起两方流民争斗,混在里面神不知鬼不觉地动手杀了叶云亭,再将之推到群情激愤的流民身上。但若是万一不成,便设法引起混乱,直接围杀。

此时叶云亭身边只有自卫队的人,这些人都是流民中挑出来的,身手好不到哪里去。

这是最好的机会。

眼见人就要离开,藏在人群里的几个死士眼神一利,掏出匕首朝最近的一人捅去,一边大喊着“杀人了”制造混乱,一边朝着叶云亭靠近。

被刺中的人捂着伤口惨叫着倒下,四周的流民受惊般的散开,还没来及去扶,又有人接连受伤倒下。因不知伤人的是谁,人群顿时一下炸开,惊慌不已地躲避逃窜。

叶云亭被自卫队护着,眼见局势再乱便要酿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再次吹响了铜哨。这次哨声尖锐急促,还未落下,便听一声长鸣回应,接着两只体型极大的猎隼俯冲而下,利爪抓向了持匕首制造胡乱的死士。

死士被袭击,不得回刀躲避反击。

而四周流民终于发觉了危险的源头,纷纷往那些死士反方向躲避逃窜。

“将人拿下!”叶云亭见百姓已经散开躲避,立刻下了令。

随着哨声赶来的,不只是猎隼,还有训练有素的玄甲军。

先前局势太混乱,死士一直借着普通流民掩护,尽往人多的地方躲,怕伤及无辜,叶云亭才没叫玄甲军立刻出手,如今流民四散远离了死士,失去了掩护,玄甲军便立即动了手。

十多个死士本想借着混乱杀掉叶云亭,但还没寻到机会动手,就被玄甲军围住。眼见不敌,几人对视一眼,纷纷选择了横刀自尽。

好在玄甲军反应快,活捉了其余几人,又卸掉了下巴,才没叫他们死完。

“将人都带回去。”叶云亭面如冰霜,眼中沁了戾气。

为了引起混乱,这些死士根本不顾普通流民的性命,因开头反应不及时,伤了好些人。好在及时控制了事态,才没叫伤亡扩大。

但即便这样,看着那些惊慌地从躲避之处出来的流民,他胸中还是涌动着怒意。

杨不韪要杀他,他并不觉得愤怒,可用流民给他自己打掩护,却过于下作不择手段。

他第一次生出了杀意,这样歹毒之人,留着绝对是大祸患。

命玄甲军押着人,叶云亭却没有直接回县衙,而是唤上了在不远处徘徊待命的狼王,往曹毅仁的宅邸行去。

酒醒的曹毅仁刚得知了外城的消息,暗骂自己酒醉误事,穿好衣裳就匆匆忙忙要出城,结果在半路上就与叶云亭撞上。

他颤颤巍巍地行了礼,不敢多说,直接告罪。

叶云亭没有与他掰扯,而是直截了当地问:“你昨晚在与谁喝酒?”

曹毅仁不明所以,但还是老实答道:“杨军师,还有赵参将等人。”

杨不韪最近得了几坛好酒,昨晚便邀了他还有另外几人共饮,他盛情难却,加上实在是馋酒,就没忍住喝了一坛,谁知道这酒后劲这么大大,竟让他误了大事。

“果然是他。”

叶云亭眼神冷冽,扭头问:“杨不韪现在在哪儿?”

“在城楼上巡查。”

“点十人,随我去拿人。其余人将人犯押回去严审!”叶云亭心中怒火翻滚,也不管如今证据尚且不足,直接带着人上了城楼。

外城的动静杨不韪已经知晓。他在立即离开和按兵不动之间略一犹豫,便选择了按兵不动。

他做的隐蔽,动手的又是死士,只要没有证据,便攀扯不到他身上。但若是沉不住气逃了,反而会更加引人注意。届时殷家绝对会弃他不顾,而他只能一辈子隐姓埋名,当个逃犯。

他定了定神,背着手继续在城楼上来回巡视。

叶云亭带着人气势汹汹上城楼寻他时,他还挑了挑眉,故作惊讶道:“这是出了何事?”

“拿下。”叶云亭却并不与他多说,只抬了抬手,身侧的狼王就如一道风般冲了出去,将杨不韪扑倒在地,利齿距离他的咽喉不过一尺。

众目睽睽之下再次感受到这种无法言喻的屈辱,杨不韪绷紧了下颌:“敢问下官做错了何事,王妃竟然如此侮辱我?”

叶云亭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见他这个时候还能镇定自若地扮无辜,冷冷笑了声,说:“很快你就知道了。”

说完唤回狼王,对其余人道:“将人押回去。”

玄甲军皆听命于他,闻言毫不迟疑地动手,将杨不韪反剪双手,押着离开了城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