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繁体版 简体版
红袖添香 > 嫡女扬帆起 >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新生妙计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新生妙计

630shu ,最快更新嫡女扬帆起最新章节!

霍兰笙跟着霍忻走在前排,夏侯北暝和穆巧也自然跻身在人群前列。

就在那一幅幅不堪画面快要跳跃进眼球之际,穆巧只觉腰间一紧,被夏侯北暝神不知鬼不觉的抱离了队伍。

“干嘛?”穆巧看他。

夏侯北暝幼稚的将宽阔的双掌捂住她的耳朵,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凑近前用她能听到的声音道:“不许听,也不许看,咱们先回去。这个节骨眼不会有人注意到我们。”

他虽然平时喜欢对她做尽一切,但那只能是他给予她的!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其余人的他只觉得污眼睛,希望小九碰都不要碰。

“可是,我想看看具体情况是怎么回事。”穆巧商量着道。

怕男人还不同意,穆巧凑上去亲了亲他的脸颊,“放心,除了你…的,别人在我眼里跟木头没什么两样。”

夏侯北暝有些飘飘然,被她一句话带进柔软的云雾里,起起伏伏,什么时候被她拉进去都不知道。

屋子里,尚还不知道被人围观的两人。

那不要脸的模样,这么光明正大,看得众人是目瞪口呆。

楚怀气得全身发抖,双眼嘶红像被血水泡过一样,迸射出凛人的嗜血凶光。

就连站离他几尺远的客人们都感受到了股冷冽的杀意。

楚怀‘咻’的拔出旁边随从的佩剑,气势汹汹的走了过去。

周围萦绕着靡靡之味,血腥味还不那么浓重,曹卉还没意识到什么,只是那人突然不动了,曹卉不满!

直到那鲜红的血液从胸口中溢出来,缓缓流下,曹卉看到血光,猛地弹跳起来。

这一看,差点没把他心脏吓停了!!

曹卉忙不迭的翻身滚下去,酒意吓得全醒,“大,大哥,不关我事啊……”

冲剑一怒为红颜,更何况是他的结发妻子,更何况当众这么多人的面!

话还没说完,曹卉的脑袋就被削了下来。

血溅飞几尺来高,吓得众人纷纷回头捂住双眼,大气儿也不敢喘一口。

仿佛谁一动就会被楚怀那疯子盯上,一刀给剁了!

早知道就不要来看热闹了,偷情这事好是好看,可那被戴绿帽的是楚大爷啊!这就操蛋了。

谁叫他们刚刚酒意上头,就这么跟来了呢。

直到听见‘砰’一声武器落地的声音,楚怀终于发话,“都出去!”

众人忙不迭的给滚出去了。

曹卉就这么干脆的人头落地了,遗留下的问题却是一大堆烂摊子。

他这些年手头上也培养了些势力,纵然有万个理由杀他,底下那些人还是不好交待的。

曹卉刚一死,楚怀第二天就在清点他的产业,接手过来,美名其曰:他们同时管家,他最熟悉这一行,眼下除了他接手也没别人了。

这别人不敢说,曹卉手底下最得力的两位助手曹小二和曹小三就不依了。

他们认为楚怀多年没管过曹卉的事,反而是他们两位曹卉卖劳卖命,这块肥肉就想凭借一个管家名声就捞去,简直做梦!

于是才楚怀盘点产业时,两人就带着一帮弟兄找上门来了。

楚怀拉拢了平日的客商在这帮衬着,一开始还好,见又有人来闹事,他们实在叫苦不迭!

客商拉客商,几乎又整屋人原封不动的坐着呢。

然这么多人没带来半点壮胆的火气,反而一个畏畏缩缩,寻着机会总往角落里躲。

那刀子,那么轻易就落下来!曹卉死的时候瞪大了两眼珠子,恐怕还自以为是的道两句歉,楚怀不敢拿他怎么样。

和楚怀争得这么热火朝天的曹管家就这么陨落了,更别说他们了。

“楚大爷,您想一声不吭就吞了这些东西,问过我们这些兄弟的意见了吗?曹二爷就这么被你杀了,你也不打算给个交代?”曹小二扬手指了指后面一帮面红耳赤的兄弟。

他们是抱着尝试态度来的,如果曹小二能拿回家产当然是好的。

否则他们这些曹卉的旧部被统一到楚怀的手底下,他原手底下那些人不知会怎么排挤他们!

楚怀将手中的账本一摔,尽显大当家威严,“我楚怀做事还轮到你们几个小喽啰指指点点?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就算说到全玄人界,也没人敢对我楚怀有一句责备!

至于家产,你们曹二爷生前就隶属于我的手下,连他都不敢对我不敬,你们几个小喽啰还妄想染指阎家的产业?

趁我没发火前,给你们两条路选!一条是乖乖归顺我,继续为阎家效力,第二条就是死!”

昨晚有些人没到场,可楚大爷急疯眼杀曹卉的事情是传得满府皆知,他连曹二爷都干杀,何况他们几个手下?

一群人顿时打退了堂鼓,纷纷丢下武器,低眉顺眼的勾着头。

连亲弟弟的曹小三都服软了,拉着曹小二的手,低声道:“大哥,咱们来日方长,现在别惹这头狮子……”

可曹小二咽不下这口气,他猛地扯开曹小三的手。

“楚怀!我看你不仅是杀曹二爷的凶手,还是杀阎老的凶手!”

樊无命听到目光一瞪,抡起袖子冲过去。

楚怀及时拦住了他,不准他冲动行事。

此刻若当场把曹小二杀掉,岂不说明了他心虚?

樊无命也才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鲁莽了,挣开楚怀的手,嗓音洪亮道:“曹小二,你别为了一己之私就陷害大爷!”

“呵呵,陷不陷害在场人心知肚明,曹二爷一直和楚大爷势如水火,老爷子案情过去,一个月后就是划分家财的时候,你瞧瞧他,现在就等不及分了楚大爷的财产了!

阎老爷子死了,剩下就只有曹卉是他最大的竞争对手!”曹小二直指他的野心。

樊无命气乐了,“他杀曹卉是为了除去争财产的对手?你特么难道不知道昨晚的事情吗?睁眼说瞎话?”

“呵,女人不过是个幌子罢了,没有个正当的理由他怎么杀曹二爷呢?为了个女人就杀死共事的兄弟,这是个男人该干的事?”曹小二讥讽。

“行!你是个男人,你把你送给我们一下可好?都是男人,不要计较嘛,让大家一起享受嘛!我们没你那么大的胸怀!

你多大方啊,是不是经常去那种?!”樊无命被逼急了爆了满口粗口。

大家纷纷听笑了……这话糙理不糙啊,曹小二说那话的确没考虑到楚怀的感受,樊无命这话是反击到他们心坎里去了。

曹小二的脸瞬间变成青白色,手指着樊无命,“你特么放什么厥词!”

“够了!”楚怀厉喝一声,不慌不忙的拿了一摞清点清单扔曹小二怀中,“人人都以为我是想吞并曹卉的家产,你自己看看,我们到底在盘算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